一手書城小說網 > 劍觀山河 >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不變
    皇湟宗所在的并非是一座城池,而是那一望無際的沙灘。之所以能夠與端陽宗勢不兩立,也是因為不知幾百年前,被端陽宗從城池當中趕出來的緣故。只不過當時皇湟宗式微,沒法與已經位列云夢頂尖宗門的端陽宗抗衡,因此只能獨自吞下這一啞巴虧。只是時來運轉,皇湟宗的宗主在這片沙灘之上發現了一處前人所留下的洞府,得到了價值難以估量的大機緣,從此境界水漲船高,帶領著宗門來到了能夠與敵對勢力匹敵的高度。

    所以當這一次得知在端陽城附近竟然會有洞府現世的時候,他們才會如此的坐立不安。若是當初場景重現,但是這一次卻是發生在端陽宗的身上的話,他們豈不是又回到曾經被人追打著的日子了?因此全宗上下,才會無所不用其極,派出眼線耳目,時刻盯著那邊的動向。好在這一次的計劃滴水不漏,明面上是為了在端陽城中掀起一場血雨腥風,但他們真正在乎的只有洞府。

    畢竟端陽宗宗主即便是在渡劫期間,盛怒之下的殺力仍舊不容小覷,要想將對方斬殺,皇湟宗宗主也得舍下半條性命。而如此一來,自家宗門也會逐漸沒落,終究是一個得不償失。精打細算的皇湟宗絕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至于針對端陽宗宗主,只是眼光短淺之人才能津津樂道的無稽之談罷了。

    此時此刻,皇湟宗的宗門大殿上,高座臺階最上方的宗主瞇起眼睛,聽著下方眾人的匯報。等到聲音逐漸停息,他才緩緩開口說道:“怎么,你們終于說夠了嗎?”

    無人有膽量應答,不同于端陽宗的那般自由,身在皇湟宗,處處是規則。修行人活的甚至不如凡人自由,只不過日日如此習慣了,也就不將其掛在嘴邊了。而且皇湟宗宗主歸根結底只是太過眼里罷了,手段并不殘酷,而且可以說十分溫和。除了在一些不得不計較的事情上,剩下的可以說是很溫和了。

    皇湟宗宗主睜開眼睛,接著說道:“事情其實已經很明朗了,而你們只是各執己見,不愿退步,才會一直爭吵到現在。若是你們還認我這個宗主的話,那就聽我的。宗門上下,只要是躋身仙人五境的弟子盡數出動,就算那端陽老賊不肯將洞府讓與我們,也要保證皇湟宗至少要有弟子進入其中才行。只要咱們兩宗在洞府當中所得相差不多,雙方勢力之間的差距,仍舊可以像現在一般忽略不計。”

    就在此時,有人站出身來,朗聲說道:“宗主,我認為此舉不可!那洞府非我皇湟宗莫屬,怎可退而求次,讓那端陽宗也從中分一杯羹?”

    “那端陽老賊,由你解決?”皇湟宗宗主反問道:“若是不能,滾去面壁思過。”

    那人悻悻然的縮回了身子,果真去往大殿角落當中,俯下身子“黯然神傷”去了。其余人見狀自然是哈哈大笑,只是在聽見皇湟宗宗主的一聲冷哼后,便自覺的閉上了嘴,眼觀鼻鼻觀心,生怕也被喝令滾去角落與那人作伴。

    瞧見無人反對,皇湟宗宗主這才接著說道:“既然如此,便按照我說的去做吧!我會先一步前往與端陽老賊交涉,他也是一個聰明人,應該同樣曉得,這么個折中的辦法,才是解決這件事最好的方案。要怪也只能怪昔日的端陽宗太過于心高氣傲了,若是能夠在咱們發現洞府之前得到這個消息,皇湟宗又怎會發展到如今的地步?吃一塹長一智,這一智,本宗主先長為妙!”

    下方一眾長老供奉互相對視一眼,共同高喝出口了那聲宗主萬歲。這在皇湟宗已經成了一種習慣,如同廟堂一般。就算這一大不敬的舉動傳入了廟堂群臣的耳中,再被添油加醋的告知給皇帝其實也無妨。以云夢皇室的怯懦,定然不敢多說一句。

    皇湟宗宗主面露笑意,起身的同時活動著自己的肩膀,隨后一步跨到殿外,掠向云端,向著端陽城而去。

    在大殿當中,總算是松了一口氣的供奉與長老七嘴八舌的說道:“宗主的境界,真是一日千里,愈發高深了。我等這輩子,恐怕是沒有機會追上了。”

    另一人深以為然,點頭說道:“誰說不是呢?”

    ……

    感受到了那股越來越近的氣機,白眉老者睜開雙目,暗道了一聲真是善者不來,隨后起身出城。

    在云端之上,他將皇湟宗宗主攔下,開口問道:“皇湟宗宗主今日拜訪,不知是為了何事?”

    皇湟宗宗主瞧著白眉老者,開門見山的說道:“若是我所言沒錯的話,端陽城外的那處洞府,如今應該已經出世了吧?”

    “與你何干?”白眉老者反問道。

    “按理來說確實與我無關,只是既然我已經知道了,便沒有不來分一杯羹的道理。”皇湟宗宗主挑起眉毛,如是說道:“若是宗主答應還好,雙方各持所需,從今往后還是保持原本的樣子。但若是不答應的話,我可就要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了啊!”

    皇湟宗宗主的瘋子名號,即便不說是人盡皆知,但放眼云夢的各大宗門,知曉此事的也絕不再少數。而與皇湟宗爭斗多年的端陽宗,自然是爛熟于心。更不巧的是白眉老者久坐城頭上,吸收天地精華,就是為了自己那一場即將到來的大劫準備。若是皇湟宗宗主洞悉此事,才會讓一切算盤如同水中撈月一般。

    思忖片刻,白眉老者沉聲說道:“這件事僅僅是我一人不能答應下來,總得讓宗門內的其他人知道才行!”

    皇湟宗宗主一看有戲,便不再逗留,而是直接轉頭離去。同時他也已經以心聲吩咐好宗門內的那些人快些前往洞府那邊,行在云端,他不禁皺起眉頭,自言自語道:“真是怪事,端陽老賊什么時候這般好說話了?”

    ……

    洞府這邊,諸葛塵仍舊坐在巨石上,百無聊賴的看著地上尋覓食物的螞蟻。

    小悅瞧著他,開口說道:“螞蟻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諸葛塵輕輕搖頭,開口說道:“世間萬物,皆有其存在的意義。螞蟻又如何?上古年間也有大妖名為頂天蟻,圣人境界,力大無窮,傳說可以媲美開天辟地的盤古。只可惜不知因為什么原因,消失在了時光荏苒當中。由此可見,從古至今,多少生靈在滅絕,又有多少生靈能夠異軍突起。變得是咱們這些修行人以及數不勝數的萬物,而不變的唯有世間啊!”

    輕聲道出了自己的無限感慨,諸葛塵抓過酒壺,仰頭痛飲。

    就在此時,一陣嘈雜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向著來時的山路看去,只見正是小悅的二叔帶著大批人馬向著這邊涌來。他們停下腳步,氣喘吁吁的看著眼前的洞穴,七嘴八舌的討論了起來。實在是被聲音遭透了心的二叔轉過身子,高喝一聲讓他們閉嘴后,隨后來到小悅的身邊說道:“小悅,大事不好了,皇湟宗那些人不知什么時候得到了洞府被打開的消息,如今正在向著這邊趕來。你快些通知宗門,讓他們加派人手,不然此地可就守不住了啊!”

    小悅聞言,連忙照辦。而二叔則重新打量起了諸葛塵,來到他的身邊不懷好意的說道:“現在我很是懷疑,打開洞府的你,最有可能是皇湟宗派來的奸細!”

pc蛋蛋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