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浪打桃花 > 第五九六章
    男人的話還沒有落下,姑娘馬上說道;“那就麻煩獵人大哥幫助我瞧瞧,如果我沒事情,無論如何也要站起來,和你一起走。”

    姑娘的話說得很清楚,要和半個徒兒一起走,不過這時候的半個徒兒好像沒有理解女人說話的深刻含義,而是很靦腆地說道;“我給你瞧似乎不大方便,要不、我扶著你朝前面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個郎中給你瞧看一下。”

    姑娘聞聽,立刻說道;“我這里先謝謝獵人大哥的好意,不過,我可是身無分文,所以,千萬不能看郎中,我看還不如就依著大哥說的,先扶我起來,萬一我要是能走的話,我看還是先回家的好。”

    半個徒兒聞聽姑娘稱呼他為獵人大哥,先是一愣,接著,慌忙掩飾住了剛剛冒出來的想法,不過,他的腦子,這一刻卻分外靈活起來,剛按下一個想法,另一個想法跟著就冒了出來,回家,回那個家,他想問,卻又沒有問出口,畢竟男女授受不親,他想的更多的是自己一旦攙扶著姑娘走起來,萬一遇到人,人家問起來,似乎有些好說不好聽,要說不攙扶她起來,這個可憐的姑娘那可就是剛從虎口里出來,就又入了狼窩了。

    因為憑著獵人的感覺,他已經覺察到了,雖然他們滾到了山坡下面,可是離有人家的地方似乎還很遠,怎么辦呢,算啦,救人救到底,還是先攙扶姑娘起來,走到有人家的地方再說吧。

    于是乎,半個徒兒下了很大的決心,彎腰伸手,小心翼翼地攙扶起俯臥在地上的姑娘,姑娘也極力配合,她先是伸手,想抱住半個徒兒的胳膊,不料半個徒兒卻用兩只手去薅她的衣服領子,這樣,姑娘就無法再去抱他的胳膊。

    恰在這時候他不覺低下頭來,姑娘趁勢用手摟住了他的脖子,兩個人一起用力,姑娘總算站了起來,就在姑娘的雙腳剛剛沾地的那一刻,卻聽姑娘發出欸呦一聲,非常痛苦的叫聲,然后,又跪倒在地上,看看再次跪倒地上的姑娘,半個徒兒似乎明白了。

    于是,他對姑娘說道;“你的腳不是歪了就是扭了,你讓我看看,也許我能治好。”

    姑娘聞聽,急忙點頭,又在半個徒兒的攙扶下,原地坐了下去,半個徒兒不敢耽擱,先拿過姑娘的左腳看了看,似乎不像受傷的樣子,整條大腿也好使,他放下姑娘的左腿,又拿起右腳,剛剛拿起來,就聽姑娘又是哎呦一聲,聽到這聲哎呦,半個徒兒低頭細看,這才發現女人的右腳腳脖子已經紅腫起來,看到這種情況,他不由得小聲嘟噥了一句;“但愿不是骨折。”

    然后又細看了看紅腫處,伸手在上面捋了捋,問姑娘;“疼不疼?”

    姑娘回答;“不疼,木得慌。”

    半個徒兒心里有數了,一定是腳脖子脫臼了,沒的說,自己在這方面還行,整日翻山過嶺,沒有幾下子自救的法子那還了得,于是,他輕聲對姑娘說了句;“你挺住,我給你復位。”

    半個徒兒還在說著話,那雙手卻突然用力,姑娘只感覺腳踝處鉆心的疼痛,而且是她忍受不了的那種疼痛,于是她哭出了聲音,就是這一會兒的功夫,女人哭著哭著不哭了,然后很不好意思的對半個徒兒說道;“不疼了,你把我的腳給扎咕好了。”

    說話間,姑娘就想站起來,卻見半個徒兒急忙對她擺手,連連說道;“現在還不行,你一動,還會疼。”

    姑娘問;“那怎么辦?”

    半個徒兒回答說;“最好我們能遇到接骨草,要是那樣的話,我把接骨草搗亂了,敷在你的傷痛處,睡上一覺后,明日早上就會好。”

    姑娘聞聽,先皺皺眉,接著又問;“現在怎么辦呢?”

    很明顯,姑娘話里面的意思是,我們不能就坐在這里呀,這要是到了晚上,在荒山野嶺里,來了野獸豈不是還要送命嗎,她哪里知道,身邊的這位半個徒兒,是個打獵的高手,對于露宿荒郊野嶺根本就不當作一回事情。

    荒郊野嶺,渺無人煙,一棵樹苗,遮擋著兩個人,一男一女,相識短暫,卻又相依為命,在那里他們不清楚,因為還沒有看到人,從哪里來的,他們記得,卻又是萬分糊涂。

    那個道士,后來又自稱是靈山道士的小老道,為何喜怒無常,說翻臉就翻臉,也不知何故,就把他們趕到了這荒無人煙的地方,總算天無絕人之路,姑娘也僅僅是腳脖子受了傷,現在已經被男人給救治得差不多了。

    雖說是差不多了,可是差一點點也不行,腳脖子是吃力的地方,要走路不用力不行,想要用力走路,姑娘的腳脖子一時半會還承受不了,此處是前無人煙后無人影。

    怎么辦呢,姑娘焦急又擔心,半個徒兒卻抱著一顆平常心,反正天無絕人之路,自己只要把她背到山下有人的地方,似乎也就萬事大吉了。

    對了,對了,直到這時候,男人才想起來一個最最要緊,頂頂重要的大事,那就是一定要把姑娘先送回到家中,至于自己嗎,沒有家室的拖累,想什么時候回去就什么時候回去,再說了自己的家里可是什么都沒有,只要他人在,肚子在,就是家在。

    半個徒兒想清楚了,于是又看看姑娘,最后決定先把頂頂重要的事情辦了,所以,他問姑娘;“妹子!”

    “哎,”姑娘很痛快地答應了一聲。

    因為姑娘剛才的時候,稱呼半個徒兒為獵人大哥,所以,此時的半個徒兒只得叫她妹妹,這會兒,他聽到姑娘答應的很痛快,心里也就清楚了,姑娘的腳脖子一定是不那么疼了,那還猶豫什么呢,于是乎,他開門見山地問道;“妹子,你的家住在什么地方,我們怎么走才能在天黑前趕到呢。”

    半個徒兒為何要這么問,因為他心中有數,自己的半個師傅絕不是平白無故就發火的,也不會是突然就把他們攆走的,一定是不動聲色地想法子,讓自己把姑娘送回家去,不過,半個師傅為何不明說呢,那就只有問他本人了,反正自己一定要把姑娘送回家中。所以,他暗中覺得,此處一定離姑娘的家不會太遠。

    當然了,這是半個徒兒的想法,其實呢,半個徒兒是個心地善良又耿直的獵人,他是不會把自己的想法藏在心里,更不會故意把姑娘留在荒山野嶺之上的,所以,他才有此一問。

    而姑娘呢,心眼可是活份得多,當她聽到半個徒兒在問自己的家住在哪里,而且還要在天黑之前把她送到家,心里那份感動真是無法言表,這也就再次證實了身邊這個男人是個好人,值得托付,只可惜自己的命運似乎不算太好,可是,又不能說十分不好,畢竟自己遇到了他,至于別的嗎,也許還來得及,也許會有機會,反正自己并不是他們想象的那樣子,想到這里,姑娘似乎又有了信心,她要抓住一切機會,給自己一個滿意的交代,這才不枉受了一次苦,遭了一次罪,擔驚受怕了半個月。

    姑娘很開朗,在家中的時候也很活潑,還喜歡唱山歌,而且還唱的十分動聽,只不過現在還不到時候,不然的話,她一定會給身邊的這位獵人大哥唱上一首山歌,其實,姑娘聽靈山道士稱呼獵人為半個徒兒,很是別扭,她早就想稱呼他為大哥了,現在不但叫他為大哥了,而且他還稱呼自己是妹妹了,這說明什么了呢?

    不過嗎,姑娘也只能是想到這里了,因為她的獵人大哥,已經問到了她最最關心的問題了,于是,她立刻丟下剛才的想法,馬上回答道;“我們坐在這里,很不好分辨到底是在哪里,所以,我也不敢確定這里離我家還有多遠,不過,我想,可就不知道我當說不當說。”

    姑娘說到這里有些吞吐,她的獵人大哥立刻鼓勵道;“你說,我們一起想法子,無論如何,在今天天黑前我也要把你送回到家中。”

    受到獵人大哥的鼓勵,姑娘先開口稱呼道;“大哥!”

    獵人點頭,姑娘見狀,這才接著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大哥,我想你那半個師傅是不可能無緣無故就和我們發火的,再者說,當時我是在無意中才拽住你的手的,這原本也不算什么,所以,我想,也許是你的半個師傅故意把我們送回來的,因為他不想炫耀他的能耐。”

    獵人大哥聽了立刻點頭表示贊同,姑娘接著又說道;“所以,我想,這里離我家住的小集鎮不會太遠。”

    兩個人想到了一起,于是,獵人大哥馬上又問道;“那個小集鎮叫什么名字,這里離你說的小集鎮有多遠,是在哪個方向上,這些你心里都有數嗎?”

    姑娘聽到這里,眼圈一紅,不知為何,卻要哭出來,幸好獵人看到這一點后,立刻安慰道;“妹子,千萬別傷心了,事情已經過去了,深仇大恨你也報了,本應該知足才是,我想今后的好日子肯定等著你呢。”
pc蛋蛋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