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某科學的甜品店老板 > 第102章 多年不見尚憶否
    “是你……嗎?”

    松夜勉勵搖晃著身體,踱步到正在自動販賣機取東西的白發少年身邊,一臉期待的問道。

    白發少年拿起剛從自動販賣機里彈出來的濃咖啡,打開,咕嚕灌了一口,這才一臉不耐煩的回頭看好像是在向自己搭訕的松夜。

    轉過頭看到松夜正臉的那一瞬間,白發少年的瞳孔似乎在極短的時間內縮了一下,但緊接著又快速恢復正常。

    喝醉的松夜并沒有察覺到對方的異常,不過看到白發少年的臉之后,松夜那因為喝酒而顯得潮紅的臉突然激動了起來。

    “是你……真的……真的是……”支支吾吾了半天,松夜也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白發少年在剛剛瞬間的異常后,已經再次變成了一副生人勿進的冷漠臉。

    眼看白發少年皺起眉頭,不耐煩的轉過身向右手邊走去,松夜趕緊咽了口唾沫潤了潤因為醉酒而干澀的嗓子,并低聲問道:

    “這些年……你去哪了?”對方沒有理會松夜,繼續以勻速往前走著,松夜也沒有喊住對方,依舊以對方能夠聽到的音量自言自語般說道:“我……找了你好久……這些年沒有你,我……我真的……很寂寞……”

    松夜說完,也沒有去看白發少年,落寞的低下頭看著地面。

    他看出對方并不想理會自己,雖然不知道是因為忘記了自己,還是因為什么其他不能說或是不想說的原因,但對方的態度他確實接收到了。

    久別重逢,迎來的卻是一張物是人非的冷漠臉,松夜不由心灰意冷。

    不過低下頭的松夜卻沒有看到,白發少年悠閑的腳步,在聽到松夜說完之后突然一滯,原地停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才繼續邁開腳步,邊繼續走著,邊頭也不回的對松夜說道:

    “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本大爺也不存在朋友這種東西。”

    ???

    不是……嗎?

    聽到對方否認,松夜從失落中驚醒,揉揉眼睛并抬起頭仔細看向對方的背影。

    然而因為醉酒,再加上松夜揉眼睛太過用力的緣故,此時對方的身體已經產生了虛影,看的不真切起來。

    所以說,果然是酒喝的太多,認錯人了?

    松夜懊惱的搖搖頭,心中暗嘆:酒真不是好東西啊,本來是想麻醉上條學長的,卻用在了自己身上。

    不過既然不是他,那也就不存在他不想跟自己相認這種結論了吧……只是……

    陷入某種奇怪的慶幸中的松夜似乎發現了一絲不對勁。

    以自己能力的被動,即便對方不自己湊上來交朋友,但也不應該在自己主動搭訕的情況下如此冷漠才對吧?

    因為醉酒渾然忘記了自己能力已經停留在lv4階段,不主動使用并不會對人產生影響的松夜按照自己的思路繼續思考著。

    除非……

    對方是故意的!

    松夜并不確定當年的白發少年究竟會不會被自己的能力影響,但不管會不會受到影響,目前的狀況至少有一點可以確定——

    對方絕對不是自己在大路邊隨便碰到的一個普通人!

    所以……果然還是不能排除那個人就是他,但因為某些原因不敢跟自己相認的可能。

    松夜說不清自己是更希望對方并不是自己要找,而且也不會就這樣忘記自己的那個人,還是希望對方的確就是自己苦苦追尋經年,卻早已將自己遺忘在角落的那人。

    那種忐忑中又帶著絲絲期待的感覺躍然心上,即使酒精的麻醉也并不能將其完全沖刷。

    不過這一次松夜沒有再次進入失落狀態,他看著對方飄忽的消瘦身影,卻是想到了自己這些年不好過,對方不一定就能比自己好過到哪里去吧?

    說不定,自己的朋友此時,正處于水深火熱之中。

    而聽對方剛剛說的話,不管是真的沒有朋友,還是不想把朋友拖下水,但以至交好友立場自處的松夜,都不可能就這樣看著對方和自己擦肩而過。

    用力甩了甩腦袋,松夜努力想把酒后身體的虛乏趕跑的同時,也奮力奔跑朝對方追了過去。

    “喂,等一下。”邊跑,松夜一邊朝白發少年呼喊。

    然而白發少年不知是沒有聽到,還是壓根沒想理會松夜,反正是腳步不停繼續緩步朝著自己的目的地走著。

    不過松夜的內心卻不會因為白發少年這樣的態度再次產生動搖了。

    他小跑了一會兒,氣喘吁吁趕到白發少年身邊后,便又不顧自己因為醉酒和運動而急促起來的呼吸,斷斷續續的對白發少年念叨起來。

    “喂……是……是我啊!你已經……哈……忘了……我嗎?忘了我們……在研究所的那段……快樂的時光了嗎?”

    白發少年沒有回應,松夜繼續絮絮叨叨。

    “啊……對了……之后你去了……哪里啊?我在那里……等了你好久……后來又找了你好久……你有沒有找我?”

    ……

    “哦……忘了問了……你現在……住在哪里?在做什么?還在協助什么測試……實驗之類的……?”

    松夜還在絮叨著,卻發現身側的白發少年突然停了下來,面無表情的轉過頭看向自己。

    “怎……怎么了?”松夜看著對方冷漠的臉,莫名感到一絲害怕,他害怕對方趕自己走。

    “閉嘴,吵死了!還有,不要跟著我。”

    果然,白發少年還是下了‘逐客令’,冷淡的留下這句話,復又繼續緩步前行。

    松夜怔了一下,卻沒有如白發少年所愿,他只是拍了拍自己愈發迷糊的腦袋,又再次跟上了白發少年。

    只不過,終究是怕把對方惹炸毛了,松夜沒有像剛剛那樣一直問東問西的,而只是跟在對方后面,安安靜靜,卻步伐堅定的走著。

    一路無話,之后白發少年沒有再趕松夜走,兩人就這樣沉默著來到一處對于學園都市而言并不算高的小樓前,松夜跟著白發少年拐進樓道,一直來到三樓的309門前。

    看到白發少年掏出鑰匙準備開門,終于得知對方住處的松夜不由送了一口氣。

    那么,以后就可以來這里找他了吧?

    不過對于自己是個超級路癡這件事,松夜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趁著白發少年開門的功夫,松夜迅速掏出手機,給自己的好友上條當麻分享了個定位,順便留下了不用理會,只是想讓他幫忙保存一個地址的解釋。

    收起手機,松夜抬起頭時白發少年已經走進去了,生怕對方將自己拒之門外的松夜也趕緊一腳踏進了白發少年的房間,同時好奇的問道:

    “這就是你現在住的地方了嗎?我今天喝多了,能在你這借宿一晚嗎?”

    
pc蛋蛋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