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重生六零小萌妻 > 第二百一十章 王二嫂大發神威
        王志萍鐵了心要離婚,哪怕王三嫂又哭又鬧的不同意,最后還威脅說“你要敢離婚,我就當沒你這個女兒,你愛去哪就去哪,反正不要回我家來!我跟你丟不起這人!”

    這回不用林影在中間煽風點火,王大嫂就不樂意了,“你還是當媽的嗎?孩子受了這么大的委屈,你當媽的不說幫著,反而說這話,你也不怕寒了孩子的心。”

    跟侄女說:“你要真拿定主意,大娘幫你。不過,你要想好了,以后你日子怕是難過,閑言碎語也不會少,你要覺得你能承受,你就離。你要覺得你受不了,那你就對付著過,好多人家不都這樣對付著嗎?有了孩子把他養大也就好了。”

    所以說,哪怕是做婦女工作的王大嫂,對她的行為是既贊賞又不贊同的。擔憂多過贊同。

    王志萍咬了咬牙,“我決定了。離!這種日子我一天都過不下去了,哪怕我一輩子不結婚,我也不想在那個家再呆下去。”

    林影不知道什么時候又跑了回來,她站在門檻上一拍巴掌,大聲喝道:“好!這才是新時代的女性!”

    王三嫂臉色難看,看林影的眼光帶著抱怨,你說你一個外甥女,上王家來嘚瑟啥啊?她真要離了,以后的半輩你能管不成?

    王慧妍看三嫂一臉的不悅,那臉拉著跟個鞋拔子似的,瞪了女兒一眼,嗔怪道:“知道你是為你姐好,可也不用這么大聲。”

    王大嫂和二嫂怪異的看了她一眼,這個小姑子可真護犢子啊!聽聽,這話說的,她這樣說了,別人誰還好意思說啥?

    王慧妍又拉著志萍的手憐惜的道:“別怕,你是個好姑娘。離了婚,你先去小姑家住兩年,時間長了,那些閑言碎語自然就沒了,到時候,你愿意回來就回來,不愿意回來啊,就在那邊住著,小姑不嫌你!”

    王三嫂的臉更冷了,她陰陽怪氣的說:“是啊,你小姑不嫌你,你就上你小姑家住著得了。反正你小姑有錢,不像我們是窮人家。”

    這話說的,實在讓人對她喜歡不起來,林影張口就要懟她,被王慧妍拉了一把,朝她搖了搖頭,她這些年她生怕寡婦門前是非多,閉門不出,性子越來越孤僻,說話難聽些也能理解。

    林影撇了撇嘴,拉著眼淚大滴大滴往下落,無聲抽泣的表姐出去,“去就去,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下了決定,就不要哭,不然以后你就得泡在淚水里了。”

    王志萍抹了眼淚,低頭咬著唇說:“影寶,謝謝你。”

    “謝啥我也是你妹妹也不是外人。”林影大咧咧的說:“咱們女人這一輩子可不容易呢,所以啊,要堅強,不要指望任何人,你放心,你去我家,讓我爸給你找個地方干臨時工,你有了事做就不會想東想西了,說不定,過幾年就能找到自己合意的男朋友呢!”

    王志萍聽了臉色大變,“不,我不找男人,這輩子我都不再找了,影寶,我只想安安靜靜的一個人過完半輩子不成嗎?”

    林影皺眉,頗有些恨鐵不成鋼,“我說的是以后是有可能,你看看你,嚇成這樣干什么?誰還能逼你不成?不過,話說回來,你干嗎為了那樣一個男人,那樣一家人,把自己的后半輩子搭進去?你應該抬首挺胸的活著,應該活得好,讓他們后悔,讓他們羨慕。”

    王志萍咬著唇苦笑道:“影寶,我真羨慕你,我要是有你這樣的勇氣就好了。”她這些年積攢下的全部勇力,都在剛才說出離婚時用完了。

    林影揮了揮手,“算了算了,你不用羨慕我,你其實也挺勇敢的。”大不了以后她再幫她提升提升勇氣好了。

    因為三嫂家幾個孩子的事,王慧妍她們在王大舅家又多住了好幾天。

    王志萍離婚的事也不是那么順利,她那個婆婆不是個東西,又哭又鬧的不肯離,說老王家欺負人,還是王大嫂出面嚇唬了她一番,又讓人找她兒子談了談,又答應嫁妝不要了,人家留下好娶下一個媳婦用,這才順利的把婚離掉。

    可那樣,那老太婆還是偷摸出去到處說,王家的姑娘不能要,不著調不正經過日子云云,弄得王二嫂急眼了,拿著條帚就去把老太太和她兒子好一頓罵一頓抽,把人給打老實了。

    “這些人就欺軟怕硬。”王二嫂跟王三嫂面授機宜,“她們就瞅著你們老實好欺負,又知道咱大哥大嫂都是干部不好咋樣他們,你看看,我這一頓臭罵老實了吧!”

    林影相當贊同她的話。

    二舅媽去的時候,她也跟在后面,拿著根棍子,趁亂抽了那老虔婆和那男人好幾下,還威脅他們:“你們再敢出去敗壞我表姐的名聲,小心這棍子不長眼。”

    老太太哭著直拍大腿,罵她這么小就這么歹毒,還說她以后肯定嫁不出去等等。

    她冷笑著說:“嫁不出去也不會嫁你家,瞅瞅你家那窩囊兒子,再瞅瞅你那不要臉樣,也就當初我三舅媽被你們蒙蔽了眼睛才把我姐嫁過來的。”

    王志萍的事發生后,志花婆家對她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誰家好好的正經閨女說離婚就離婚?”就因為這個短短幾天她就又挨了好幾次打。

    王二嫂上志萍前婆家鬧過之后,氣勢正高昂,聽到志花又被揍了,她氣得直罵,又有林影在旁邊加缸,她立刻帶著她氣勢洶洶的殺向志花家里。

    我們老王家的姑娘,嫁到你們家不是讓你們欺負的。

    “姓仇的,你給我出來。你個完犢子玩意,你打媳婦你算什么能耐?有本事出來,讓我見識見識你有什么本事。”王二嫂叫囂著。

    志花男人家姓仇。

    仇家和志萍前夫張家不同,是個窩里橫的人家,家里窮得很,當初對于能娶到王家的姑娘那是滿心歡喜,后來知道這不是大姑娘了,也只敢在家里鬧,不敢去找王三嫂算帳。

    也就是志花心虛,要不然也不會讓他們這么欺負。

    王二嫂這么一鬧,仇家老頭和志花男人縮在屋里一聲不敢吭。反倒是她婆婆,沒辦法只好撐著膽小心翼翼的走到門口,陪著笑臉:“她二娘來了?快進屋坐,什么風把你給吹來了……老頭子,隊長家嫂子來了……”

    王二嫂哼了一聲,“我不進去,讓你家大柱出來。什么東西,敢打我們老王家的姑娘。你去問問他,是不是不想過了?要是不想過就直說,我們立馬把人領回去,決不賴在你們家。”

    她看了一眼跟過來看熱鬧的人,大聲說:“我們家的姑娘,又不是嫁不出去了,當初看你們家人老實,哪怕窮點也認了,沒想到驢糞蛋子表面光,背地里一再的打我們家志花,咋的,看她沒爸就可著勁的欺負啊?我告訴你們,志花是沒爸,可她有大爺有二大爺,你們欺負個試試?真當我們老王家沒人是咋的?”

    這話可真給力。

    林影使勁拍巴掌給二舅媽助威,就討厭這種仗勢欺人的,不過,發生在自己這邊,咋感覺這么過癮呢!

    早就有人去給王三嫂報信,她一聽二嫂說出這種“把人領回來”的話,臉都白了。

    二姑娘離婚,她都不敢見人,大姑娘再離了,她干脆一根繩子吊死算了。

    她站在那不知道該咋辦,心里把王慧妍帶來的姑娘罵了個半死,在她看來,要不是影寶不懂事的跟著瞎摻和,兩個女兒也不會這樣。

    仇家門前,仇大嫂好說歹說,把王二嫂給哄了進屋。

    林影跟著進去,破草屋白天都見不到多少陽光,屋子里黑乎乎的,仇家男人蹲在角落里像受氣似的,看到王二嫂,蹲著挪了挪地方,也不吭聲。

    倒是大柱子,也就是志花姐的男人,站起來叫了聲“二娘”,王二嫂手一揮,頗有氣勢的說:“你甭叫我二娘,我可當不起。我問你,你是不是不想過了?你要說不想過了,我立馬就把志花領走。我們老王家,不缺她一口吃的。”

    這話,也就她們家能說,別人家,那可真巴不得吃飯的時候那嘴是越少越好。當然了,干活的時候,那手是越多越好。

    大柱子嚅囁了半天,看得他娘都直著急,陪著笑說道:“他二娘,哪能不過啊,他們兩口子好著呢。”

    林影不愿意在家里呆著,這屋里味道賊重,熏人!

    她出去在院里轉了一圈,問大柱子的小妹妹,“你嫂子呢?”

    小姑娘和她差不多大,身上衣服埋了八汰的,臉上也黑乎乎的沒洗,先低頭瞅了眼自己,把頭往下縮了縮,怯生生的指了指后院。

    林影看了直搖頭,三舅母給兩個姑娘都找了些什么婆家啊!

    她繞過房子去了后園子,志花姐正在刨糞。

    “志花姐,你來。”林影遠遠站著直皺眉,這活只有她一個人干,一大家子都閑著,真不是個東西!

    王志花過來扔下尖鎬,把手擦了又擦,問:“二影,你咋來了?”

    “二舅母來給你撐腰來了。”

    志花臉上的冷汗刷就下來了,她吭吭哧哧說:“二,二影,我,我沒想離婚。”

    “不是說他要打你就離嗎?”林影心里就瞧不起不自愛又不自立的女人,因此和她說話都不拿好眼神瞅她。

    王志花的頭低著,雙手在衣襟上不停的蹭著,“你志萍姐離婚了,這幾天外面說她的可難聽了。”所以她害怕了。

    何況她本就是不想離。

    林影想到母親說她的話:“這不是以前咱們生活的年代,就是那時候還有女人離了婚活不下去呢。志花和志萍的性格還不同,志花太聽你三舅母的話,性格還懦弱,不像你志萍姐,雖然也不厲害,但性格堅韌。這事你不要亂摻和,免得將來落埋怨。”

    她緩了口氣,“沒說非讓你離婚。二舅母就是來嚇唬嚇唬他們家,免得他們家不拿你當回事。”

    志花聽了松了口氣,“他們家對我還行。就是吧,你姐夫喝了酒愛打人,平時對我還是挺好的。”

    林影斜著眼睛看她,“一家子都不干活讓你一個人干,你還好意思說對你挺好的?”

    志花解釋道:“是我自己愿意干的。”她覺得對不起夫家對不起男人,所以就想著多干活做為補償了。

    這種心理,林影理解不了。

    “行了,我不管你啊,不要你要記著,你身后還有王家做靠山,你不欺負人,也不能讓人欺負了,要不然你丟的可是我三舅的臉,你不想讓他在地下還惦記著你們娘幾個吧!”

    王志花的臉霍地通紅,嚅囁半天也沒放出一個屁來,把林影看得心煩不已,“站那干啥啊,趕緊進屋吧。”

    屋里,大柱子給王二嫂跪下了。

    “二娘,我錯了,我以后再不打志花,你別領志花走,我指定和她好好過日子。”

    王志花一進屋就聽到這話,眼淚不爭氣的嘩嘩直流,撲騰一聲,在王大柱旁邊,也給王二嫂跪下了。“二娘,你別怪大柱,是我不好。我不離,我以后指定和大柱好好過日子,我們再也不打仗了,求你了二娘。”

    林影在后面看的大樂,志花這招可真不賴,看看,把那個大柱子感動壞了,“志花,以前是我不對,我以后再也不動你一個手指頭了。我要是再打你,我就是不是人,你就,你就使勁抽我!”

    林影站在門口直撇嘴,狗要能改了吃屎就不叫狗了。

    不過,王志花顯然不想離婚,大柱子也不愿意離,王二嫂當然不會做惡人,板著臉把仇家數落一頓,然后緩了語氣說大柱子,“我們王家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家,給你機會,你要離婚我們二話不說,嫁妝也不要了,留你們家。”

    王志花哭著搖頭,大柱子也連連說:“不離不離,二娘求你我不離。”

    仇家大嫂也連連說:“我們不離我們不離,志花是個好孩子,我們全家都稀罕她,以后大柱子再打他,我就讓他爸削他。”

    王二嫂很滿意他們家的態度,“既然你們都說不離。那以前的事到此為止了。以后,大柱子,你要再因為這事打志花,因為這事挑事,那你別怪她二大爺她大爺不客氣。我們家可不是好欺負的。”

    大柱子連聲說不了再也不了。

    王二嫂解決了這事,帶著林影志得意滿的往回走。林影夸她:“二舅媽,你今天真威風。早就該這么干了,讓人欺負成那熊樣都不敢出頭,那人家都得背地里笑話我大舅和我二舅沒能耐!”

    王二嫂笑罵:“就你能挑事。”

    
pc蛋蛋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