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機甲天魔 > 第二百三十章 揭棺而起(標題跟正文無關,哈哈哈)
    阿朱阿碧兩人操舟,花了個把時辰才到了岸邊。

    張弛完全不知道該去哪游玩,就是讓阿朱帶路,往無錫城而去。

    王語嫣少出門,看什么都覺新鮮,嘰嘰喳喳的跟個小雀兒似的,纏著問東問西。

    張弛也明白,若她不是跟著自己這西貝貨表哥,應該沒那么多話。

    還好有阿朱阿碧在側,幫著作答,張弛嘛,微笑就好了,王語嫣照樣挺開心的。

    段譽那書呆子時不時的望下王語嫣,一門心思還系在她身上,愁緒萬千。

    情知朋友妻不可戲,但就是難以放下。

    說得好聽他就是個癡情種子,說得不好聽丫就是個顏控,見一個愛一個,還是只撩不上的那種,喜歡的也只是王語嫣的容貌。

    偏偏冥冥中自有天意,碰上的女子都和他游戲花叢的老爹有關。

    看上的所有妹子,都逃不過他老爹那句,“那是你妹妹啊!”

    段正淳也是神奇,播的種全是女兒,唯一的獨子段譽還不是他的種,綠了一次就接盤了。

    包不同將段譽的神態看在眼里,吹胡子瞪眼的,有心想找段譽的麻煩,但公子爺在側,對這小白臉又有幾分親近,不好造次,憋得甚是辛苦。

    一路漫步溜達,到得無錫城里,已是下午時分。

    無錫城中,行人熙來攘往,甚是繁華。

    行了一轉,眾人都是饑腸轆轆。

    走那么慢,張弛就是存心拖時間的,按記憶里的情節,那一位應該也到了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酒樓吃酒了。

    無錫城里肯定不止一間酒樓,最出名的喬峰不一定在,他畢竟是丐幫幫主,這個說不準他富不富裕,喝酒也未必也找最豪華的館子。

    張弛已打定主意,一間間找過去,不找到喬峰,就隨便弄個由頭換地方。

    正想打發包不同去找個路人問問無錫城中有哪些酒樓,哪知在街角轉了個彎,就見老大一間酒樓當街而立。

    金字招牌上寫著“松鶴樓”三個大字。

    招牌年深月久,被煙熏成一團漆黑,三個金字卻仍閃爍發光,陣陣酒香肉氣從酒樓中噴出來,酒客的高談闊論聲和跑堂的喝聲響成一片。

    包不同摸了摸肚子,“公子爺,行了許久,老包腹中甚是饑餓,不如我們在此先祭祭五臟廟?”

    段譽早就餓了,只是張弛沒提,他也不好意思開口。

    “好。”張弛回了聲,舉步率眾而入。

    一樓的空間不大,就幾張桌子,還都坐了人,吆五喝六的劃拳行令。

    這地方實在也不怎么雅致,在廳堂里就能聽到廚子的刀杓聲。

    王語嫣倒是無所謂,跟著“表哥”到哪都是好的。

    小二跑了上前,“客官,樓上請!”

    張弛點了點頭,跟著小二上了樓梯。

    一到二樓,張弛就看到西首有名大漢在自斟自飲。

    身材挺魁梧高大的,約莫三十來歲的年紀,身穿灰色舊布袍,已是起了毛邊,微有破爛,濃眉大眼,高鼻闊口,一張四方的國字臉,頗有風霜之色,顧盼之間,極有威勢。

    還真是巧,一找就找著了。

    說起來,扮演過這位喬幫主的,梁家仁的氣質最為相近,但身材矮了些。

    黃日華的有些神韻,但也和梁家仁一個缺點,還包了個頭巾,怎么看都覺不對味,而且一想到他的那版本,總會不由自主的想到另一幅在網上流傳頗廣的一幅圖片。

    大人!時代變了!.jpg

    胡兵的就只有身材像了,但不夠他魁偉。

    這會喬峰也轉頭望了一眼過來,兩道冷電似的目光在眾人身上轉了幾轉。

    內家高手,確是如小說里說的那般雙目有神。

    包不同湊前壓低了聲音道,“公子爺,是個硬點子。”

    我當然知道他是硬點子,不用你說,再硬也不夠我硬,我現在是加強版的東方不敗,啊呸!才是東方不敗那死人妖!是加強版的獨孤求敗才對!

    張弛不置可否的頜首,表示知道了。

    阿朱阿碧已跑到靠窗邊的桌椅旁,拿出手帕擦拭了遍椅子,才恭敬的招呼張弛和王語嫣等人坐下。

    有兩個細心伺候的美婢還是挺不錯的。

    著小二把這松鶴樓的招牌好菜都送上來,順手打賞了他錠碎銀,小二眉開眼笑的應了聲,跑了下樓。

    銀錢張弛真的是不缺,在日月神教那里得了許多金銀財寶,“慕容復”那死鬼的遺產里也有些銀票銀兩。

    段譽貼近了些,悄聲道,“那漢子好有威儀,這定是燕趙北國的悲歌慷慨之士,不論江南或是大理,都不會有這等人物。”

    包不同立馬接話,“非也!非也!你此言大謬!我們江南人士怎就沒有威儀了?論氣度,比我家公子爺那是遠遠不如!”

    他這就是存心抬杠了,慕容復的容貌跟個書生差不多,英俊是夠英俊了,但威儀是真的沒有的。

    張弛不去理他,對著段譽一笑,“難得碰見這等豪氣的人物,不如我們過去結交一番?”

    “好!”段譽馬上答應了下來。

    張弛轉向包不同,“包大哥,你在此好好坐著,就喝酒吃菜,發生什么事都不許走動。”

    包不同愕然的張大了嘴,卻是不好違逆自家公子爺的意思。

    在原著里他誰都敢杠,但對上慕容復,也就是在慕容復意圖認段延慶做爸爸的時候才直言斥責勸之,為此送了性命。

    剛要起身過去,就見兩人跑了上樓。

    前面一人跛了一足,撐了一條拐杖,卻仍行走迅速,第二人是個愁眉苦臉的老者。

    張弛清楚這兩個是來找喬峰的,阻住站起的段譽道,“稍待一會。”

    要讓丐幫中人知道了自己去與喬峰結識,反而不美。

    至于去跟他結拜兄弟嘛,肯定是不會的啦,張弛還真沒想過這檔事,認識下合影幾張存著留念就好了。

    但幫是要幫的,來了天龍世界一遭,喜歡的人物當然要順手幫他一把。

    阿朱就算了,那是自己的。

    兩人走到喬峰桌前,恭恭敬敬的彎腰行禮。

    那跛足漢子低聲道:“啟稟大哥,對方約定明日一早,在惠山涼亭中相會。”

    老者接著道:“兄弟本來跟他們說,約會定于三日之后,但對方似乎知道咱們人手不齊,口出譏嘲之言,說道倘若不敢赴約,明朝不去也成。”

    喬峰道,“是了,你傳言下去,今晚三更大伙兒在惠山聚齊,咱們先到,等候對方前來赴約。”

    兩人躬身答應,轉身下樓。

    他們說話聲音極低,樓上其余酒客誰都聽不見,但是逃不過張弛的耳朵。

    段譽內力充沛,耳聰目明,雖不想故意偷聽他們的私語,卻也自然而然的每一句話都聽見了。

    要壓低了聲音說話這點還是比較奇怪,很多武俠小說里江湖人士都通曉的傳音入密在金老的小說里會的人不多。

    段譽驚訝的細聲道,“惠山赴約,那不就是慕容兄你的對頭?”

    張弛失笑,喬峰內功深厚,你說得再小聲,他還是聽得見的。

    不過,無所謂,反正也會表露身份。

    果然,喬峰轉頭望了過來,雙目中精光暴亮,重重的哼了一聲。
pc蛋蛋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