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十絕山 > 第十九章 門爭-17:新門主
    “武力壓服?這倒是個好主意,”天樞老人似乎好像剛想起這件事,道,“剛才兩位師兄一直在說我沒有盡到做門主的責任,那我今天就展示一下我這些年的所悟所學,也算是給門人弟子一個交代,只是要委屈二位師兄幫我墊墊招了。”

    這已經是公開的叫板了,星樞子也沒了退路:“怎么墊?”

    “既是委屈二位師兄,也就不能讓你們白墊這招,”天樞老人道,“‘天樞十三劍’根據我的感悟幻化出了十二招劍法,我就以這十二招劍法為限和兩位師兄過招,要是多用一招或者輸了,不管是歧門谷的事和你們有沒有關系,我都不再追究此事,并且這門主也是你們的,至于誰做門主和我無關,‘天樞十三劍’剩下的偈語我也會傳給下任門主,你們看這是否可行?”

    “你以十二招劍法和我們兩人動手,也過于托大了吧?”星樞子道。

    話雖如此,星樞子和宇樞子心中已經樂開了花,如果能有這樣的機會,他們還費那么多事干嘛呢?

    其他的人也這么想,盡管江湖把道門三圣傳成神一般的存在,但眼前看看也不過是幾位普普通通的老人,偏執中還帶有幾分調皮,天樞老人就算他再厲害,他面對的可是天樞門大師兄和二師兄,那是兩位十大劍士般的存在,和他們兩個同時交手,還約定只用十二招,這不是托大是什么?

    “就算是我向兩位師兄請教吧!”天樞老人淡淡地道,說完拿著他的劍步出大殿,在殿外場地上站定。

    星樞子和宇樞子對視一眼,也拎著劍跟了出去,他們明白,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退路,如果不能勝了天樞子,他們丟了性命的可能都有,更不要說什么門主之位了,看樣子歧門谷的事他是沒那么容易放棄的。

    他們這一走,大廳里的人呼啦啦全跟了出來,連天工老人和天璣老人都出來了,“天樞十三劍”,沒有人想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他們三人兩廂站立,星樞子和宇樞子并沒有在站位上去搶優勢,三人同時微微曲身,算是行禮。

    就在他們禮畢直身的一瞬間,星樞子和宇樞子已經同時出手,速度極快,并且是左右不同的方位,他們的用意很明顯,你不是自吹敢以十二招來應對我們兩人嗎,那我們就看看你這十二招怎么用,這樁兩個人拼死扛過十二招就能算勝的生意恐怕他們一生也不會有第二回了。

    天樞老人微微一曬,瞬間也做出了反應,只見他右腳斜踏半步,雙腿微屈,整個身體只是微微一晃,手中的劍卻在胸前振出一道虛影,伴隨劍“嗡”的一聲沉悶震顫,磅礴的勁力迅速蕩向四周,波及十數步之遙,在波及圈內的眾人瞬間像是胸口受到了猛烈的撞擊,功力稍差的后輩紛紛跌倒,就算是各門派的門主掌門也只有趕緊凝聚內力抗衡才不至于出丑,不少人也是在晃動中才站穩腳跟。

    翁銳體會過師父的武功,但這招“混沌初開”這樣的使法他卻從未見過,勁力過處,他也是心神一蕩,趕緊聚氣抗衡才穩住身形,使他再次體會到師父這招的妙處,藏招于真元之中,施力于混沌之澤,混沌中充滿精氣,精氣凝結為真元,真元回歸混沌,反哺蕩出,竟能融合激蕩,幻化出無比的威力,混沌開闔,不離混沌,天地一統,人物一體,似乎比他所理解的“混沌初開”又上了一個層次。

    星樞子和宇樞子招數剛剛催動,其迅捷之勢縱觀江湖能超越他們的也不多,但就這樣,在他們招數還未完全發出之際,天樞老人后發而先至,籍劍振出的“混沌初開”的勁力也震到了他們,因為他們已經是全力施為,全身真氣凝聚,雖然不能為其所傷,但其招數的催動卻被遲滯了一絲,就是差在這一絲,天樞老人的第二招“宗物同塵”已經祭出,身形只是一個晃動就鬼魅般的穿過星宇兩人的夾擊,回身一劍平平掃出,“嘶嘶”的劍嘯聲中已經看不見劍影,而成了一道閃光,顯然星宇二人知道這道閃光的厲害,一仰一翻,身形一上一下,剛好避開這道閃光,就在閃光消失的剎那,兩人卻同時發起了攻擊,星樞子一招“逆流而上”從下攻來,天樞老人的下盤頓時荊棘叢生,險惡萬分,宇樞子一招“星海無涯”從上攻來,滿天寒星已經將天樞老人籠罩,上盤諸處大穴都在威脅之下。

    這都是天樞劍法的大招,單對單天樞老人自然知道如何去破,但這種上下夾攻幾乎不留縫隙,毫無破綻,連周圍的諸多行家都替天樞老人捏了一把汗,但就在星宇二人全招使出的一剎那,天樞老人的身軀突然矮身扭曲繼而舒展,就在其舒展的那一刻,整個人像箭一般激射而出,并且射出的身軀形成一個橫著的急速旋轉的陀螺,這個陀螺帶著一道明亮的光環直插兩人中間,金玉交接之聲驟然響起,沉悶而刺耳,在轟然一聲中猛然爆開,三人朝三個不同的方向倏然飄落。

    “赤子握固”,這是天樞老人“天樞十三劍”的又一劍,上回衛青、翁銳和孫庸三人圍攻,他用過這一招,但那是他是直著使用,而這次卻橫著使用,并一舉破掉了天樞門兩位頂級強者的的搶攻,看得衛、翁、孫三人嘴張得一個比一個大。

    這才是大家風范,天工老人和天璣老人相視一笑,微微點頭,他們覺得這才有了點意思。

    就在大家目不轉睛看著的同時,飄落出去的三人誰也沒有停頓,落地之時又立即彈射而出,瞬間殿前場地上就剩下幾道飄忽的影子,間或中伴著金玉交接的聲響,目力稍差的已經看不清他們的身形和招數,只能被他們搏殺中所激蕩出的先天罡氣逼得連連后退。

    但這種種氣勢磅礴以快打快的時間并不長,也就四五招的功夫,場上的情況就發生了變化,搏殺中一道虛影飛射而出,重重的摔在地上,手中的劍也掉在地上,眾人靜睛一看,宇樞子右手腕處鮮血直流,以左手捂著,表情極為痛苦。

    翁銳憑他的醫術經驗瞧去,估計云樞子的手筋被挑,這樣就算不能廢掉他的武功,即便好了那也會使他的武功大打折扣。

    剩下的兩人依舊沒停,星樞子一看天樞老人對宇樞子不留一點情面,下如此重的手,他沒了依靠,也沒了后路,反而愈戰愈勇,天樞老人此時也把自己的戰力摧升到極致,招數變幻之中,雷霆萬鈞,波濤洶涌,星光閃爍,銀河倒流,數招劍法里能讓天地宇宙的力量幻化其中,也讓天樞門的門人弟子開了眼界,也讓整個武林重新領略了一番劍術的極高境界。

    說十二招就十二招,就在第十二招“江湖同游”一出,天樞老人已經是豪情萬丈,劍意蕭索,層層劍氣已經壓得星樞子喘不過氣來,就在他盡力轉身的一瞬,天樞老人的劍已經重重的拍在了他的背上,一聲悶響中似乎還有骨頭斷裂的聲音,整個人也飛了出去摔倒在地,一口鮮血激射而出,頓時委頓成一團。

    天樞老人拎劍朝星宇二人剛走兩步,軒轅門掌門軒轅離、天外門的門主陶朱、清元宮的宮主元信、莫干劍莊莊主莫林等蜂擁過來攔住去路。

    “天樞子,這都是門內自家兄弟較量,你這下手也太過分了吧?”軒轅離道。

    “人都這樣了,你還不依不饒,”元信道,“你這要是趕盡殺絕啊?”

    “天樞子,你這樣讓江湖怎么看你啊?”陶朱道。

    天樞老人看了他們一眼,他終于明白這些人被請上山的用意了,但還沒等他說話,天璣老人就走上前來道:“哼,你們這些人什么眼光啊,他要殺人還要等到現在啊?”

    “哼,明明七八招就能解決的事,非得要用完你那十二招啊?”天工老人一臉的不滿意,“你愛炫耀,到時候你輸了就不要說我們偷了你的招?”

    “要是你看了這些就能偷了我的招,那你也太小看我了,”天樞老人道,“他們不是一直說我藏著掖著嗎,我就把我的所悟所得都展示出來,看看他們能看懂幾分?”

    “你這到大方,”天璣老人道,“連其他門派的弟子都教了。”

    “若能看得懂,有所得,那都是緣分,”天樞老人道,“我這里的事還沒完呢。”

    “對對,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弄,我們撤了,呵呵。”天璣老人一拽天工老人,兩人回身大殿喝茶去了。

    天樞老人分開眾人來到兩人跟前:“你們兩人可知罪?”

    “我們何罪之有?”宇樞子已經緩過勁來。

    “殘害同門!”天樞老人道。

    “殘害同門的是你,”宇樞子道,“既然你想當這個門主,你可以把我們都殺光啊!”

    “你不要轉移話題,”天樞老人肅然道,“門主我說讓那就一定會讓,現在我說的是你們兩個可知殘害同門之罪?”

    “證據呢?”星樞子掙扎著道。

    “哼,你們不要以為我答應了胥黎不殺他我就沒有證據,”天樞老人道,“我說過我不會空著手上山,陰山三鬼或者其他的人我沒說過不殺他們。”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云樞子道,“陰山三鬼不是什么好鳥,請得動他們恐怕花費不小吧?江都城里密談,江都城外小橋上的截殺,不一定都做得干凈吧?就算明里沒人看到,暗里看到的恐怕不止一個吧?”

    “你們想怎么樣?”星樞子已經有點泄氣,就算是做得再周全,他也不能保證陰山三鬼那邊不出事,何況這一樁樁就更親歷一般。

    “對這事我一定要有個了斷,”天樞老人道,“為什么要做那件事?今天你們要是講出個道理來,我就念曾經同門之情,放你們下山,如若執迷不悟,那我們就找人對對質,天樞門的門規也不是放在那里看看的!”

    宇樞子盤算,以天樞老人現在的名望,胥黎差點殺了他老婆,他說放都放了,今天這里有這么多人見證,要死在這里也太冤枉了,何況這爭門主都是星樞子的事,他充其量就是個跑腿的好處的,這個時候他就不得不開口了:“大師兄,你做決斷吧!”

    星樞子知道天樞老人說一不二,今天既然栽在他手里不妨先求一線生機,以后再求報仇,所以深吸一口氣道,“這事就是我找胥黎干的,江都城外小橋上的事也是我們兩人干的,今天栽在你手里,你隨便吧!”

    “既然有二十年之約,你為什么還要這樣?”天樞老人道。

    “你要是二十年沒教出什么弟子,自然就不會有這事,”星樞子道,“但你教出來一個翁銳,本來我們的目標是他,但后來卻發現你還有個兒子,這也都是趕上了,我還真沒有專門沖他去!”

    殿外場地上一片嗡嗡之聲,眾人都在紛紛議論,原來聲名顯赫的天樞門里還藏著這么一件丑事,連眾多門人弟子也才知道有這么回事,可以說星樞子和宇樞子的形象已經轟然倒塌,連很多他們的弟子都感到臉上無光,羞愧萬分。

    “好,作為天樞門現任門主,我現在宣布兩件事情,”天樞老人朗聲道,“星樞子和宇樞子作為天樞門的師尊級人物,泯滅良心,殘害同門,按照門規本是死罪,但念其多年護持門內事務之功,將其二人逐出師門,再與天樞門無關,但有弟子愿隨其同往,今日可一同下山,但永遠不許回來。”

    天樞老人話音剛落,就有數位親近的弟子趕緊上去攙扶各自師尊,隨星宇二蹣跚而去,生怕再生出什么變故。

    “還有這第二件事,”天樞老人一開口,還沒走出多遠的星樞子和宇樞子也站住了腳步,回首聆聽:“我今天就將這門主之位傳給翁銳,由云樞師弟在山上協助打理門內事務,擇日舉行新門主升座之禮。”

    “師父……”翁銳顯然對此事十分意外,惶恐萬分。

    “翁師侄,”云樞子道:“你來云峰山時間不長,但你對云峰山上的弟子卻不分里外,還有將自己所學融入天樞門務武功的想法和思路,門主此意用心長遠,你可不要辜負了門主厚愛。”

    “師叔……”翁銳還是覺得轉不過這個彎來。

    “你放心,有我在,你一定能成為一個合格的門主,哈哈哈。”

    云樞子的話引來一片笑聲和陣陣掌聲,衛青、孫庸、朱玉、青冥等人已經將翁銳簇擁起來。
pc蛋蛋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