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混跡江湖開客棧 > 第四百五十七章 一劍
    聽見這個消息的一瞬間,夏玲玲便騰地一下站起身來,繞過桌子開門而出,正撞見快步跑來的傳令官,匆匆和周向文交代了一句,便越過那人快步沖了出去。

    在府門前翻身上馬,整個人就已經直奔夏家。

    書房中,那傳令官的話兩人自也聽見了,劉元在心里暗自琢磨,恐怕是要開戰了。

    而周向文將那傳令的人叫到一邊,詳細詢問了一下情況,只不過那人也知之不詳,沒能說出多少有用的內容。

    眼下他也只能等著夏玲玲回來以后,再做打算了。

    很快劉元就將這件事放下,走到了院中繼續修行起來,他隱隱間有種預感,就是這幾天,那位楚山主就會有所行動了。

    同樣的,他必然也會出手阻止。

    要抓住那最佳的時機,最好是能有別的勢力先出手,幫他試試這位天下第三的底。

    結果兩人在府上這一等,就等了日落黃昏,天邊晚霞猶如火燒,讓整個城池都顯得有了幾分慘烈的氣息。

    睜開雙眼,劉元從修行中醒來,回身發現整個院中空落落的,一個人也沒有,站起身來伸展了一下胳膊,然后步出中庭,在垂花門前,見到了夏府的下人。

    “你們小姐回來了嗎?”劉元問道。

    “還沒有。”下人笑了笑答道。

    “哦。那周向文呢?”劉元再問。

    “周大人就在前院,您從這兒直走右轉就能看見了。”下人伸手指了一個方向。

    順著那人的指點,劉元到了前院以后,便見周向文坐在院中石桌邊,抱著一壇子黃酒,小口小口喝著。

    “怎的?來了興致?”

    聲音從背后響起,周向文轉過頭去,將酒壇子一舉,道:“品個滋味,怎么,來點兒?還有的是。”

    “哈哈哈,不了不了。”劉元說著,又問起了別的,道:“這么些天,我好像也從來沒見過你修行練武啊。”

    要知道周向文現在也算是劍闕山莊的大弟子了,門面擔當,但凡有所懈怠,丟臉丟的是劍闕山莊的臉。

    然而周向文只哈哈一笑,道:“天賦好,就算是師父他老人家來了,也不會說什么。”

    他這倒是實話,當初蘇巨芒之所以收了這么個弟子,正是看中了他的天分。

    但這個回答仍舊讓劉元一怔,暗道一聲恬不知恥,剛要開口說點什么,忽然間眉頭皺了起來。

    他感受到了一股劍氣。

    顯而易見的,放下酒壇,站起身來的周向文也感覺到了,雙目凝視著劍氣方向。

    “你師父來了?”劉元說這話的時候依稀還有些不敢確定。

    “啊,是師父沒錯。”

    得到周向文肯定的答復以后,劉元有些詫異,一來對方來的也太快了,二來這劍氣比起當年來說,更強盛了。

    三言兩語間,兩人已經走到了正門口。

    沖天的劍氣來的快,去的也快。

    “和莊主戰斗的是誰?”劉元好奇。

    “不好說,現在城里藏的人可不少。”周向文搖了搖頭,但心里隱隱間可以確定幾個目標。

    畢竟就算城中隱藏高手再多,能跟自己師父動手的,也屈指可數。

    戰斗也結束了,倒是不用專門去看了,總之這位莊主來也是找自己弟子的。

    想到這兒,劉元又想起先前周向文的那句話,樂道:“真是說不得,你師父他老人家這不就來了。”

    “還好,不是突然出現在我身后,那可得嚇一跳。”周向文搖了搖頭,想到當初習武,沒少挨收拾。

    若是剛才那句話落了師父耳中,還免不了被一頓指教。

    就像是知道對方心里在想啥一般,劉元拍了拍周向文的肩頭:“放心,你剛才的話我會如實傳到的,也好讓我長長見識。”

    “前輩...說笑了。”周向文完全沒想到,對方會有這種興致。

    來了。

    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了街口的方向,一身背巨劍的男子,朝著他們這兒大步走來,俊朗的臉龐,面若冰霜。

    額頭兩邊的頭發被風吹的有些凌亂,微微抿著嘴唇,比起當年來說,明明依舊年輕的面容,卻平添幾分滄桑之感。

    那些年還需要將巨芒隱藏,現在也是完全不需要了,來的堂堂正正。

    還沒走到呢,周向文便已是正色迎了上去,喊了一聲:“師父。”他知道自己師父不喜歡嬉皮笑臉的人。

    “恩。”蘇巨芒恩了一聲。

    “莊主又見面了。”劉元笑笑,他和蘇巨芒之間,關系就要隨和的多了,可以說都有恩于對方。

    等幾人進到院中之后,周向文沒急著問師父來干的目的,而是問道:“師父,剛才你是和誰打起來了。”

    聽到這個,蘇巨芒思索了一下,然后道:“本是不清楚的,但現在想來,有些像是爛駝山的人。”

    “爛駝山,又是爛駝山。”周向文心里有些煩悶,先前夏家的清風衛,也是被爛駝山的人拔掉的,這個別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

    現在又對劍闕山莊出手,怎么哪兒哪兒都有他們,他們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同樣的爛駝山三個字也引起了劉元的注意,想著先前遇到的那幾個人,并不具備與蘇巨芒一戰的實力啊。

    “每逢亂世,都有爛駝山的人入世,不奇怪。”蘇巨芒回答一句,“而且那人還不算是爛駝山的中堅,甚至不算是多有天賦的弟子。”

    “怎么說?”劉元好奇道。

    “不敵我一劍。”

    “師父,強。”周向文趕緊送上一句恭維,但又知道太過花里胡哨的拍馬屁,是會引來師父厭煩的,因此就簡單一字。

    然而話音剛落,蘇巨芒眼神定定的看著周向文,道:“站起來。”

    后者不敢違背,聽話的站起身來。

    “劍訣修到什么程度了,比劃比劃。”

    劉元心頭一樂,看來都不需要自己多說什么。

    正如周向文自己說的那般,他天分的確非同一般,此時單純使出劍訣鋒銳無比。

    但看蘇巨芒沒說話,他也沒有說什么。

    而另外一邊,夏家幾個主心骨,可謂是全員出動。

    和平頂王,徹底開戰了。

    
pc蛋蛋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