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蓋世 > 第五百八十二章 枯萎之劍
    白發蒼蒼的女子,氣血,靈力,魂念,都如干涸枯井。
    劍獄氣息幽冷森嚴,密集的劍意、劍芒,借這塊月魄來構筑奇陣。
    這座月魄凝結的小山頭,宛如一塊巨大的磁石,將內部所有被禁者的殘存力量,一一吸納斂取。
    眼前女子,就是氣血、靈力和魂力幾乎被汲取殆盡,只剩下少許來維系生機。
    不管她以前在浩漭天地,在外域星空,有多么令人驚顫的境界和戰力,一旦被扯入劍獄,數十年過后,都會變成現今這樣。
    虞淵看著她,就知道,此刻的她沒有任何威脅。
    再強大的修行者,再高的境界修為,當靈力、氣血、魂力都沒了,都折騰不出什么浪花來,發揮不出力量。
    女子身前,擺著的劍匣,露出了一小截白骨淬煉的劍刃。
    淡淡的死亡氣息,從那柄劍流露出來。
    她在陳清焰一聲輕喝后,不由打量起虞淵,神色迷惑,以很低的聲音語調詢問,“小伙子,你聽你師門前輩,提過我?”
    虞淵剛剛的身形微震,她也察覺出來了,但在虞淵的身上,她沒有看到什么顯眼標注,沒有看到故人身上的跡象,所以不好判斷。
    “不認識,只是聽過前輩威名。”
    虞淵搖了搖頭,心情復雜地,看了一眼那劍匣,還有那露出一小截的劍身,“枯萎之劍,還是聽人說過的。”
    “枯萎之劍!”陳清焰失聲驚叫。
    她瞬間就知道,眼前的女子,為何會詢問她師傅了。
    “見過席師姑。”
    陳清焰和虞淵一只手緊握,以空著的另外一只手,握拳抵住胸口,恭敬地鞠身行禮,“我師傅很好,她已經是自在境后期的大劍仙,我時常聽她提起您。近些年,師傅她老人家都在尋求凝煉元神,破入終極之境!”
    “她還沒凝煉出元神啊?”席姓女子嘴角,扯出一個譏諷的笑容,“當初,如果師門選中我悉心栽培,而不是她的話,我應該已經跨出哪一步,成為劍宗歷史上,又一位元神境的大劍仙了。”
    陳清焰猶豫了一下,認真說道:“以師姑的天賦,所修劍道的快捷,確實有這種可能。可師姑的枯萎之劍,有傷天和,進境雖快,后患也無窮吶”
    “有傷天和?”席姓女子冷然一笑,“我被宗派安排到了天外,以天魔和異族飼劍,傷什么天和?至于后患……修劍者,誰在乎這個?”
    陳清焰沉默。因為對過往之事,她所知不多,也沒有想到師傅偶爾提起的,這位天賦更高的同門師妹,到底犯了什么過錯,才會被宗門禁錮在劍獄。
    劍宗對外的說法,是她在外域星河,被天魔和異族圍擊,早已隕寂了。
    陳清焰沒想到她還活著,而且是被劍宗,被自己人囚禁,也不知道何時被囚禁,在劍獄待了多少年。
    虞淵深深吸了一口氣,扯著陳清焰,說道:“走吧。”
    見到眼前的席荃,看著席荃的狀態,他稍稍放下心。
    席荃是那位的小師妹,性情偏激,這一點他是早就知道的。
    三百年前,席荃就是劍宗傾心栽培的天才,本來修行的劍道都很正常,后來因為一些原因,忽然自悟出了枯萎劍決。
    之后,席荃境界突飛猛進,在浩漭天地四處參戰,讓寂滅大陸魔宮、妖殿都頭疼。
    劍宗看出不妙,在她凝煉出陽神不久,便安排她前往外域星河磨礪。
    傳說,她在天外也建樹頗多,令天魔,和星河異族聞風喪膽。
    虞淵在尋求轉世時,最后得來的消息,是她即將在天外星河,尋求自在境的突破。
    劍宗,還為她求藥,特意找到了自己。
    也不知發生了什么,這位劍宗三百年前的劍道奇才,竟淪落到被劍宗所禁的地步。
    前世的虞淵,因為那位的原因,和席荃是認識的,而且相當熟悉,還結伴有過幾次游歷,席荃都擔當護送者。
    席荃被劍獄囚禁,讓他有些感慨,不過看到故人沒死,只是因劍獄失去了所有力量,虞淵也覺得還好。
    他入劍獄,不是要敘舊,而且他沒有想過暴露身份,又擔心逗留太長時間,露出什么馬腳來,便拉著陳清焰繼續深入。
    劍獄內,一個個石洞之間,有石道連接,四通八達。
    但,不同石洞之間,有綿綿劍意如珠簾隔絕。
    不同石洞的被禁者,無法串門,越不過那些劍意珠簾,到不了別人的石洞。
    阻礙被禁者流竄的劍意,對身懷劍魂,有那劍鞘在手的虞淵來說,自然是沒有任何的約束。
    在那席荃的注視下,他抓著陳清焰的玉手,很是輕松寫意地,越過了劍意珠簾。
    “難道是那人的傳承者?”
    當虞淵和陳清焰走遠,席荃才皺著眉頭,輕聲嘀咕,“劍鞘,就是那人的,這小子身上還隱隱有其劍魂藏著。”
    她瞇著眼,神色冰冷,“可惜啊,那位最終的下場,還不如我!”
    “至少我還活著!活著,就依然還有希望,還有無限可能!”
    劍獄被劫,從天外禁地,驟然落入浩漭故土,她是有所感應的。
    雖不知,究竟是什么人,什么勢力所為,但她卻相信連劍獄都失守了,浩漭天地必然出現了什么變故。
    三大上宗,魔宮和妖殿為首的主宰者,應該在某些方面,失去了控制力。
    “真想出去看看啊,看看現在的世道,是什么樣子?只要我能離開劍獄,我的枯萎之劍,就能令我重煥生機!”
    另一個石洞,空無一人。
    虞淵帶著陳清焰,踏入以后,看了看就選了一個石道,再次邁去。
    一只老龜,通體黝黑,縮在洞穴一角,一動不動。
    老龜占地半畝,頭部似在龜殼內,發現忽然闖入了虞淵和陳清焰,才伸出頭來,小如米粒的眼睛,閃耀出暗黃光芒,看了兩人一眼。
    待到它,看見虞淵手中的劍鞘時,微微一震,口吐人言:“你是那家伙的弟子?”
    虞淵嗤笑一聲,“你在妖殿犯了什么事,被妖殿給禁錮在天外劍獄?”
    眼前的老龜,他看不出來歷,因妖族壽命悠長,這位不知等階的老龜,極有可能在三百年前,在更早的時候,就在劍獄內待著了。
    他以“洪奇”在世的時間,璀璨,卻曇花一現,壓根沒聽過老龜的來頭。
    “我先問你的。”老龜哼了一聲。
    “不用理他。”
    虞淵哈哈一笑,抓著陳清焰,繼續往前走。
    他在劍獄內,就想走馬觀花的,先到處看看,看看里面被禁者,都是什么人,在什么境界高度,有沒有他認識熟悉的。
    “喂,別急著走啊,再聊聊啊,我可以什么都告訴你的。”老龜有氣無力地嘶吼。
    虞淵不做理會,和陳清焰兩人,迅速離了這個石洞。
    一個石洞一個石洞的走過,妖族,劍宗的叛逆,玄天宗和元陽宗的罪孽,魔宮的走火入魔,心性大亂者,還有穢靈宗,巫毒教,等等曾在浩漭天地聲名狼藉的人物,一個個地,都被虞淵遇到。
    劍獄所禁者,都出自浩漭天地,沒有一位天魔,沒有一個天外的異族。
    一路行來,沒有任何的被禁者,能夠讓虞淵留步太久。
    直到,他遇到一位血神教的被禁者。
    ……
pc蛋蛋娱乐